弘揚太極文化,揭示太極真諦。同練養生太極,共享健康快樂。
          太極源流

          陳家炮捶不是太極拳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陳鑫說:

          炮捶屬于少林拳

          1917年,吳圖南去河南陳家溝訪問調查時,陳鑫說:他們陳家是世傳練炮捶的,屬于少林拳。村里的人管他們叫炮捶陳家。

          吳圖南問陳鑫,既然你們是練炮捶的,那么太極拳怎么會到你們家的呢?陳鑫很講述了陳氏族人陳長興拜蔣發為師學太極拳的過程。[見吳圖南訪問陳家溝與陳鑫的談話]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太極泰斗吳圖南

          陳家溝訪問調查記說

          吳圖南(1884—1989年),九歲時,拜吳氏太極拳宗師吳鑒泉為師,后經吳鑒泉先生推薦轉至楊少侯門下學太極功、打手、小架等4年;又拜張策先生為師學習通背拳、刀術;廣涉各門武功。其一生涉獵領域甚廣,著作甚豐,尤以倡導科學化的國術太極拳、從事太極拳的普及和研究為著。

          解放后,吳圖南曾擔任全國武術協會委員,全國武術學術委員會委員,北京市武協副主席等職,1980年被聘為北京市文史研究館館員;被海內外譽為“太極泰斗”、“太極拳百年發展史的見證人”。吳圖南先生《太極拳之研究》一書中,記述了他在1917年,他去河南陳家溝訪問調查.聽陳鑫、杜育萬等人的介紹,以及解放以后他參加過的幾次太極拳研究會,有關陳式太極拳的情況。在這里,吳圖南先生明確指出陳家拳不是太極拳。[見吳圖南《太極拳之研究》,馬有清據錄音整理,香港商務印書館1984年7月第1版第50~53頁]。這個極其權威性的太極拳近代史實,使我們不得不承認陳家“太極拳”不是太極拳。

          據此編寫的太極史話,請看《陳家拳不是太極拳》。

          太極史話

          陳家太極拳是蔣發傳

          吳圖南陳家溝詢問調查,陳家炮捶屬于少林拳

          吳圖南說:“我想談談早年去河南陳家溝訪問調查的情況。在1917年我去河南省焦作,我打聽這里距離陳家溝只有二十華里,于是我由焦作又到了溫縣,因為陳家溝屬于溫縣。到了溫縣之后,我找縣教育科,請求他們幫助這次調查。訪問陳家溝,陳鑫做介紹溫縣教育科答應了,并向我介紹說陳家溝這個村當時念書的人很少,只有一位叫陳鑫的,是比較有聲望的讀書人。于是他們陪我去找他。出了溫縣縣城往東北不遠就是陳家溝,那時陳家溝是有一道溝,溝邊有個大土坡,據說現在把土坡推平了。找到陳鑫開始談話時他有些顧慮,因為我們是由北京來的,他不知道有何事情,后來解釋清楚了,他弄清我們是調查陳家溝太極拳的事,他才跟我們談了起來。他自己是村里的私塾教師,他開設的私塾叫啟蒙學塾。

          他說陳家溝這個村,每年在秋收以后農活干完了,就在場院里辦少林會,陳家溝的人會練的都到那里練,多少年來一直是這個規矩。他們陳家是世傳練炮捶的,屬于少林拳。據說他們家傳習炮捶已有幾百年的歷史,村里的人管他們叫炮捶陳家。

          陳長興拜師學太極,族人禁止長興教炮捶

          遇到蔣發教的太極拳傳人,我們問陳鑫:既然你們是練炮捶的,那么太極拳怎么會到你們家的呢?陳鑫很樸實地說:陳氏族人陳長興有一年秋收后率子侄徒弟等在場上練拳,這時從村外來了一個人站在外圍觀看,看到熱鬧時他失聲哈哈一笑,他自知失禮,轉身急走,陳長興在后邊猛追。追了一段路眼看追上,陳長興伸手在那個人肩頭一抓,那人一回頭,陳就跌出去摔倒在地。陳長興爬起來就要拜師。此人就是西安開豆腐房的蔣發師傅,因回河南探母路經此地。后來蔣發和陳長興相約三年之后再相見.蔣發如期再來陳家溝,陳長興就把他接到家里拜師學太極拳。

          正在談著的時候,由外邊進來一個人,陳鑫介紹說:"他叫杜育萬。他也是練太極拳的。"我們便問杜育萬所練的太極拳的情況。杜告訴我們他練的太極拳是河南開封蔣發傳來的,跟楊露禪所練的是同一個套路、同一個名稱,也是由預備式、攬雀尾、單鞭、提手上勢、白鶴亮翅……等完全一樣。杜說:"我們練的太極拳不是家傳的,是師傳徒一輩一輩師承下來的。最早時我們的上輩是在蔣發教陳長興的時候,也在場跟著輔學的。也給蔣發一些供養的。"談話以后,杜還約來幾個人練了練,我們看到他們練的套路是和楊家所傳的一樣。

          經過調查知道,陳家溝在那時候還有一支由蔣發直接教傳的人,尚存有蔣發的太極拳歌訣數首。陳鑫還談到陳長興是個直腰漢,形似木雞,人稱牌位先生。他跟蔣發學拳時,蔣發先教他練些輕松的功夫,慢慢地身上不僵硬了,才教他練太極拳。

          又據說蔣發在陜西西安開豆腐房時,跟西安一位姓王的老師學的。這位王老師就是王宗(王宗岳)的后人。

          陳鑫說陳家溝陳氏族人聽說陳長興拜蔣發為老師學太極拳,認為是炮捶陳家的恥辱,因此,從此不準陳長興再教炮捶,只許他教外學的太極拳。所以楊露禪和李伯魁在陳長興功房里練的是太極拳。而陳家溝其它陳氏子弟仍然練家傳的炮捶的。

          陳鑫不會太極拳,熟讀《易經》寫太極

          陳鑫談到他自己時說,他們兄弟二人,哥哥叫陳垚。他很感慨地說他父親讓他學文,讓他哥哥學武。結果他哥哥當了守備(相當區長)。他因念書一無所成,只當個私塾的教師。他跟我們說,要發奮寫本書,書名叫陳氏太極拳圖說。我問陳鑫會不會練拳?他說我既不會練炮捶,也不會練太極拳。我說這就奇怪了,你既不會練,那你是怎么寫法呢?他說他熟讀《易經》,既然叫太極就離不開《易經》。我把《易經》里卦的變象等等寫出來,插上圖,再把家里人練的炮捶往一起一湊,就是一趟太極拳。他還說太極拳在北京很時興,漸漸地南方也有了,正是好時機。我們還勉勵他等寫成時大家再幫助他想想辦法。至于陳鑫的書為什么用圖說二字,因為宋朝時有陳希夷和二程以及邵康節等人,他們都曾做過《太極圖說》,陳鑫也就用這個名稱。至于書的內容,只求能以《易經》解說通了就成了。他的目的在于解釋《易經》,而不在于解釋太極拳。對這件事陳鑫跟我解釋說,他這本書拿出來不一定適合太極拳,因為他的目的不在這里。

          兩個陳王庭,錯把功名換

          陳鑫還陪同我們到他家的墓地看了看。我們看到陳家第九世祖陳王庭的墳墓,前邊有一個小石碣上寫武庠生。武庠生就是后來的武秀才,相當于今天的小學畢業?墒穷櫫糗跋壬殃愅跬フ`認為明末的一個軍事家、也叫陳王庭的身上,說他有多大的功績,怎么能打仗等等。顧留馨先生引證的陳王庭是明朝的文進士,任巡按御史兼監軍御史;陳鑫祖先陳王庭是武庠生,是個秀才,這是一個不符合!睹魇贰飞蠈懙年愅跬ナ呛颖睆]龍縣人;陳鑫祖先陳王庭是河南省溫縣陳家溝的人,這根本是兩個人。為什么弄錯呢?我推測是有人利用明朝做大官來號召,以壯大陳氏太極拳的聲色而已。

          據知不久前顧留馨先生曾以讀者來信的形式給《體育報》寫了一段稿,他說關于陳王庭的事他引用資料引錯了,本應即時修改,但因所寫之書沒有機會再版,等以后再版時糾正過來。我認為他這樣做是對的,是按治學的辦法,有錯就改,尤其對史料問題更要如此!

          附:顧留馨更正錯誤的文章(從略)

          悶來時造拳,不一定是太極拳

          有人拿陳王廷的半首遺詞,指證太極拳的創編人就是河南溫縣陳家溝陳王廷。這首詞里說:到而今,年老殘喘,只落得《黃庭》一卷隨身伴,悶來時造拳……。練太極拳怎么會愈練愈咳嗽痰喘呢?這就很不對題。后面又說‘造拳’,根據邏輯學來說,造拳二字不一定是造太極拳。就好像說馬是四條腿的獸,可以;因為正常的馬是四條腿。如果反過來說四條腿的獸就是馬,就不一定了,因為驢也是四條腿,老虎也是四條腿。那么他說的‘悶來時造拳’,你怎么能說他造的就是太極拳呢?這不合邏輯?墒堑浆F在,所謂的陳式太極拳還自以為是的那樣練。如果說陳家是什么創始人、或發明人,那只可以說陳式太極拳確是由《紀效新書》的拳經三十二勢,拿出其中二十九個姿式所組織而成的。

          至于太極拳則是由張三豐傳到王宗岳,由王宗岳傳到蔣發,由蔣發傳到陳長興,后由陳長興傳到楊露禪。一直到現在它的名稱既不變,套路順序也不變。這和陳氏的東西是風馬牛不相及。當前,太極拳運動仍然在挖掘整理、提高發展之中,他們的東西只可作為資料,有這么一種炮捶而已。至于說他那東西就是太極拳,我個人的看法,不那么合適。

          太極拳研究會議,陳發科自認列席

          大約在1950年中華全國體育總會在北京成立以后,北京市也成立了一個民族形式體育委員會,主任叫張甄。他曾在北京市東城區八面槽大街,召開過一個叫太極拳研究委員會議。我被邀請去參加開會。我到那里一看,除了練太極拳的人之外,還有陳發科和高瑞洲兩個人也在場。我向主席張甄提問說:今天開的是什么會?張甄說:“開的是太極拳研究會!蔽覇枺阂胁皇蔷毺珮O拳的人參加這個會,應當怎么辦?是算他們出席還是算列席?因為列席沒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。張甄說;“如果不是練太極拳的當然不能算出席?墒俏艺埖脑谧亩颊f是練太極拳的,請你看看這些人里有沒有不是練太極拳的!蔽艺f:我提出兩個人,一個是陳發科,他是練炮捶的;一個是高瑞周,他是練五行捶的。后來我又問陳發科,我說:你自己說說你到底是練太極拳的還是練炮捶的?如果你們二位說你們是練太極拳的,今天是研究會,咱們大家就研究研究。第一,太極拳就是不使勁兒;第二,太極拳是用掤捋擠按采挒肘靠,前進后退左顧右盼中定為原則的。根據它然后用攬雀尾、單鞭、提手上式、白鶴亮翅……等,是先研究其招法還是研究推手,可以看看二位是炮捶五行捶還是太極拳。這時候高瑞周跟陳發科說:“老陳啊,咱們就列席得了!标惏l科說:“那只有列席了,咱們不是這個玩藝兒,怎么不列席啊!庇谑谴蠹议_會,他們二人算列席。這件事在現場做過文字記錄。我認為他們二位態度很好,很樸實。那次的會議開的很成功。/p>

          抽絲勁不通文理

          另外在六十年代初期,北京市東城區體育運動委員會,曾召開過一次討論抽絲勁和纏絲勁的會議。從根本上說這個題目就不通文理。抽絲兩個字見于王宗岳的《太極拳行功心解》里,這是個比喻。他說:練太極拳運勁就如同抽絲一樣,你如抽猛了絲就斷了,你抽的不合適時,絲又抽不出來。這是比喻練太極拳的勁,不能夠過強,也不能夠過弱,要恰如其分。這樣的比喻很多,像什么運勁如百練鋼、運勁如開弓、發勁如放箭。有些人就是不通文理,硬把抽絲當成一種勁的名稱,還錯誤地講什么抽絲勁。試問難道還有什么放箭勁、練鋼勁,這豈不是笑談?他們既然請咱們去開會,咱們就得去聽聽。如果你當時說他們不通文理,豈不是影響人家的會場。至于纏絲勁是陳家溝的人提出來的,還說什么纏絲其精是《書經》上《堯典》里說的。我自幼念五經十三經!秷虻洹肥恰稌洝返牡谝徽,說的是堯王的一段事跡,根本沒這句話。又怎么能硬拉到太極拳之中呢?只不過是借助纏絲勁之說,好把太極拳拉到炮捶里邊去。

          吳圖南先生最后說:

          雖然炮捶改了些樣,又冠之以太極拳之名,相信中國和世界太極拳愛好者會加以分辨鑒賞的。

          ——

          原載:吳圖南《太極拳之研究》,馬有清據錄音整理,香港商務印書館1984年7月第1版第50~53頁

          ——

          探求太極本真

          張三豐太極武道文史新證

          《大理古佚書鈔》展示張三豐創太極拳劍行跡

          云南人民出版社2002年1月,出版了《大理古佚書鈔》一書,書中輯錄了我國明朝存世書稿三部,即李浩《三迤隨筆》、李以恒《淮城夜語》、張繼白《葉榆稗史》。這三部書籍中記載的張三豐資料,振聾發聵地為中國武術太極拳尋蹤,揭示迷津。

          《大理古佚書鈔》展示的張三豐行跡與開創武當道派的史跡記述,是歷史文獻學發掘整理的重大突破,無疑補闕《明史》因為王朝避諱所造成的歷史文獻學缺陷!洞罄砉咆龝n》展示張三豐太極武道行蹤,啟迪中國武術科學研究新思維。全文閱讀

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想要就爬过来求我